热点资讯

教师教育:问题、挑战与应对

华图教师网 2015-11-13 10:01

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教师教育之于教师发展的重要性,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资金进行教师培养和教师培训。但现实是喜悦与挑战并存,一方面我们看到,教师职业资格制度的推出,教师培训力度的增大;另一方面我们也发现,许多教师缺少职业幸福感,缺乏自我发展动力,缺少教育教学方法……处于转型期的教师教育往何处去?10月30日,人民政协报联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召开教育之春系列沙龙总第68期——“教师教育:问题、挑战与应对”,一线教师和校长、地方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、教育学者等齐聚一堂,共论教师教育走向。

◎争 鸣

师范生与非师范生之争,什么样的教师最受学生欢迎?

张锦文(河南省辉县市拍石头乡中心小学数学教师):对农村小学来讲,我觉得师范生是最好的教师。一些综合性大学的毕业生,看似学历高,但他们的知识、能力和方法都不如师范生。

在我看来,第一,师范生观念新、素质强,能很快适应教学工作;第二,师范生懂得教育学、心理学,能与学生打成一片,能与学生和睦相处;第三,师范生上手快、有灵性,可以减轻基层学校培养的负担,他们更适合做教师。

陈立华(北京朝阳实验小学校长):我当校长近十年,每年都会做一个“学生喜欢什么样的老师”的调研。从中我们发现一个规律,在孩子们的心目中,教师的专业性是第二位的,他们更看重的是这个教师是不是喜欢他们,是否能够与他们进行心与心的交流。所以,我们要学会站在孩子的角度来考虑教师教育,考虑聘用什么样的教师。

由此说到师范类和非师范类教师的培养,我也认为还是师范生使用起来更顺手。因为现在教师资格证的获取太简单太容易,一些非师范类毕业生进入学校后,就会面临各种不适应。现在的年轻教师多是80后独生子女,进入学校工作后,面对家长、面对孩子需要磨合。他们自己内心还不成熟,再加上非师范教育出身,就需要学校花费相当大的精力去培训。当然,非师范类教师也有自己的特点。所以,不管是师范类还是非师范类教师,只要他们真的有爱孩子的心,能够真诚地教书育人,都是能够做好教育工作的。

蔡飞(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):对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来说,不管是师范生还是非师范生,当务之急是留住人才能教出人。因为条件艰苦,到目前为止,我们全州教师大学毕业生的比例只占教师总数的7.8%。所以有了基本的量,才能考虑更为细致的划分。

张斌平(北京五中校长):不管是师范生还是非师范生做教师,我觉得最根本的是要提高教师教育的质量,是要重塑教师的价值观。如果我们的教师教育能在改善教师的价值观上有所贡献,我觉得所有问题都能得到缓解。

培养课程是单一还是多元?什么样的课程才能培养出好教师?

王世元(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):我还在师范学校读书时,记得自己是认认真真上课、认认真真读书,但心理学、教育学读完了,还是不会当教师。所以,我们的教师教育要围绕理论的可操作性、实践性,形成中国教育特有的教育哲学,引领教师的培养培训。如果用过时的理论培训教师,肯定是不接地气的。

项海刚(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教育局局长):好的教师教育什么样?我们认为,现在的师范院校专业设置过细过窄,重学科轻能力,重学科知识轻教学知识。从新课改的需要出发,我们希望教师一专多能,但现在培养出来的新教师这方面能力很缺乏。还有一点我很担忧,一些学校虽然设置了教学实习环节,但课时比重偏少,而且校方没有注重学生教学实习的质量,所以实习效果可想而知。

我觉得教师教育可以做一些调整,在师资结构方面,可以让中小学校长和优秀教师加入进来,让他们讲一些管理和教学方面的实例,并渗透职业精神,真正优化教师教育课程。

培训是负担还是福利?什么样的培训最接地气?

蔡飞(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):我曾带队去北京的一所著名中学学习,说实在话,这只能说是一次开阔眼界的机会,对于工作的实际指导性不强,从我们多年工作的经验看,教师培训必须有针对性和实用性。

项海刚(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教育局局长):现在教师是盼培训又怕培训,为什么?虽然教师参加培训的积极性很高,但是目前的培训还是标准化、统一化的偏多,这就让培训变成了甜蜜的负担。没有需求分析,直接一榔头下去,接下来肯定会出现许多问题。

所以,培训一定要按需培训。从目前的现实看,我们特别需要管理类的培训,比方说学生之间冲突了,教师如何介入;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师生关系如何解决;还有现在家长对于教育的冲击非常大,教师面对家长有时束手无策,不知道怎么办,这些都需要在培训中予以关注。还有教师心理类的培训,需要大量的介入和干预。

王彦辉(河南省辉县市教育局副局长):期待培训能够按照乡村教师的实际需求进行,可以采取订单式、置换、网络研究、送教下乡、专家指导以及校本研究等多种方式,培训院校可以让培训教师抽出一定的时间到中小学参加实习,真实地接触一线教育教学。我认为,要想提高培训的效果,就要从问题出发,从教师出发,关注教学中出现的问题并想办法解决,然后是突出创意,鼓励广大教师勇于探索创新,真正提炼出具有指导性、普遍性的教育教学方法。

◎专家观点

期待教师教育更系统,期待出台行业评价标准

于维涛(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副教授):提到培训,我有以下几点建议:第一,要统筹规划各个学段各个学科教师培训的数量和质量,比如我们需要多少师资,达到什么样的规模,等等;第二,要研究制定教师的核心素养体系和培养质量标准;第三,要修订教师教育课程;第四,要整合教师教育培养的各种资源,形成合力;第五,要完善教师教育的体系,建立政府、学校、专业机构和社会组织等多元参与的教育评价体系,让更多好教师脱颖而出。这些都是一个个系统工程。

关于校本培训,我想说,教师的真功夫应该在课堂,好比医生的真功夫在手术室,各个学校要建立教师的人生价值平台,建立教师的专业发展平台,通过校长的引领、同伴的引领、个人的反思,真正推动教师的专业发展。

李琼(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师教育研究所所长):我们曾经在一些地方做过调研,发现当地存在这样一个问题,教师培养的数量是一种虚假的繁荣,看似教师参加的培训在绝对数量上很多,但实际质量并不高。毕业生到中小学尤其是乡村中小学任教的比例很小,尤其是高质量的教师特别急缺。所以,如何吸引更多的师范生到农村地区任教,是我们面临的非常重要的任务。

如何提高教师教育的质量,需要做一定的质量评估,需要建立相应的评估标准。因为没有相关标准,就导致了一部分中小学教师是由中职中专院校在培养,特别是幼儿园领域,因为学前教育特别缺教师,都是其他学科、学段的教师转岗做了幼儿教师,所以怎样提高幼儿教师的质量,提高乡村教师的质量,是我们一定要特别关注的问题。我们培养的不仅仅是下得去的教师,还需要培养高层次的教师。因此,急需国家出台培训机构的资质标准和培训质量的评价标准。 

温馨提示:若文中所含附件无法正常预览或下载,建议使用其他浏览器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