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页

教师越来越热门,男老师越来越少见

华图教师网 2021-01-12 08:24

我国有专任教师1700多万人,分布在53万所学校中,为近3亿在校生教书育人。

不过,男教师肉眼可见地少,越到低年级越少,而且如不采取相关措施会越来越少。

教师这个职业并非缺乏吸引力,近年来专任教师数量逐年稳步增长,优秀大学生对教育行业热情高涨,加之薪酬、编制以及一系列教师教育综合改革,当老师迎来高光时刻。

基于此,要改善教师性别结构,关键还是要提高男生从教的意愿,扫清男生从教的顾虑和障碍。

失调

男教师少是感官体验,比例失调有数据支撑。

根据教育部统计数据,2019年我国中小学专任教师中,女教师比例高中为54.73%,初中为53.2%,小学为69.98%,学前为97.79%。

年级越低,男教师的比例越低,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檀传宝跟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两大主因:

一是小学、幼儿园教师的社会地位、收入水平较低,工作辛苦,被认为“不是男人该干的工作”。

二是学段较低的儿童需要更多呵护,幼儿园教师不仅有教育的使命,而且有“保育”的责任,而人们一般认为与男性相比女性更具关怀品质。

这一失调状况在过去10年间越发严峻。与2010年相比,中小学女教师比例高中增加7个多百分点,初中增加近4个百分点,小学增加12个百分点,学前教育男教师比例一直只有2%左右。

这一失衡状况在发达地区更为严重。2019年,上海小学女教师比例为83.4%,初中为74 .08%,高中为82.77%;北京小学女教师比例为81.84%,初中为76.92%,高中为78.08%。女教师比例均接近或超过八成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,结合教育的地方差距,可以预测,其他不发达地区、欠发达地区,发展到今天上海和北京这种程度,女教师比例会进一步提高。

再看教师的供给端,不少师范学院“阴盛阳衰”,高等教育中女生的占比已超过了一半。

根据2020级本科新生数据,师范大学中,985院校北京师范大学男女比为1:2.08;211院校南京师范大学为1:2.34,东北师范大学为1:2.57;重点院校首都师范大学为1:2.59,山东师范大学为1:2.31。女生数量均超过男生一倍还多。

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《中国妇女发展纲要(2011~2020年)》显示,我国在校女研究生人数占比为50.6%;普通本专科、成人本专科在校生中,女生的占比分别为51.7%和58.7%。

檀传宝指出,教师性别结构问题主要集中在小学、幼儿园阶段,到中学学段尤其是高中阶段,男女比例已经逐渐趋于平衡。何种比例最合理?较难回答,但是目前幼儿园、小学教师的性别比及其发展趋势肯定是不合理、不应该的。

熊丙奇认为,考虑到女生选择教师职业的意愿多于男生,在接下来的10年间,如果不采取相关措施,提高教师职业的地位和吸引力,中小学教师的男女比例会进一步失衡。

热门

眼下大学生从事教育行业,倒是不错的选择。

我国于2011年全面普及义务教育,距今不到10年时间,接下来一方面要巩固普及水平,对义务教育保基本,另一方面要实现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,还必须持续加大投入。

学前教育是我国教育体系中的短板,幼儿教师数量不足问题突出,盖学校易招老师难,2020年全国学前教育专任教师累计缺口达到65万人。

“十三五”期间,发改委安排28亿元支持华东师大等38所师范院校。在“十四五”时期,国家发改委将进一步加大对师范院校的支持力度,计划支持各地建设一批高水平、示范性的师范大学。

事实上,我国专任教师数量十几年来是逐年稳步增长的,2019年增长率一度高达3.54%。而在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间,增长率一直徘徊在2%左右,最高仅2.29%。

如今,学生报考师范专业热情高涨。2018年各地高考成绩排在本省前30%的毕业生,报考师范专业的比例平均是18.3%,2019年提高到33.4%,翻了近乎一倍。

其中,比例最高的两个省份高达55.3%和49.8%,意味着高考成绩排在本省前30%的毕业生,超过半数或者接近半数报考师范专业。

过去大学毕业生更愿意进入到金融、法律等热门领域,对教育行业热情不高。但据《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》显示,2019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最大的行业类就是教育业。

教师资格证是教师行业的入门许可证,由于报考人数过多,曾一度导致报名网站服务器因压力过大而崩溃,2019年全年考生人数近900万人。

障碍

教师行业并不匮乏愿意从教者,但是男生大多不愿意选择做教师。

檀传宝指出,提高男生从教的意愿,最为根本的工作方向是三条,第一是让教师职业尤其是幼儿园、小学教师的社会地位、收入水平得到切实提高,减轻他们的工作负担,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,让教师职业真正成为令人羡慕的工作。

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,要求不低于当地公务员。2020年5月,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、教育部教育督导局局长田祖荫曾明确表示,这一目标年底必须完成。

教师高级职称比例方面,幼儿园低于小学,小学低于初中,初中低于高中。比如在山东省2019年7月份的岗位结构比例标准中,高中、初中、小学的副高级岗位比例分别为30%、20%和10%。在新标准中,比例分别提升为32%、23%和14%。与之相应的是,年级越低男教师的比例越低。

除教育任务外,教师还要承担过重的非教学压力。近日陕西省发布中小学教师减负清单15条,涉及多方面非教学任务的摒弃。

比如杜绝强行摊派无关社会事务,走村入户扶贫、上街巡逻巡查执勤、庆典招商等与教育教学无关,不得强令中小学教师参与。

比如不得强制要求完成各类无关资料,问卷调查、调研材料、档案整理、普查调查等与教育教学无关,杜绝强制要求中小学教师完成。

檀传宝认为,要提高男生从教的意愿,第二是在第一条的基础上,采取针对性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,引导更多男性投入幼儿园、小学教育的岗位,比如招新时设定适当的性别比限制等。

第三是在舆论上开展适当宣导,在全社会层面逐步改变对幼儿园、小学教师的性别刻板印象。

很多教育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社会问题,应当成为一项社会共识。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温馨提示:若文中所含附件无法正常预览或下载,建议使用其他浏览器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