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页

李镇西给青年教师的信:如何既批评了学生,又不伤其尊严

华图教师网 2021-03-29 09:16

你问我:“如何既批评了学生,又不伤其尊严?”

这个问题让我感动,感动于你对学生所怀有的一份尊重。

必须承认,批评肯定会让学生产生难受、紧张、震动、羞愧等感受,这是正常的心理反应。如果一个学生挨了批评却无动于衷,那这“批评”可以说是失败的。

我想,不伤学生尊严的批评至少要注意两点:一是无论多么严厉的批评,都不能有人格侮辱的言辞;二是尽可能(我说的是“尽可能”)不要当众严厉批评学生。

但是,这做得到吗?

我以两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来回答这个问题。

1983年的一天,我站在操场边看班上学生做课间操,这时我发现一个叫“耿梅”的女生在队列里有说有笑。于是,我当即高声批评她:“耿梅!有什么话说不完?为什么不好好做操?”之所以要“高声批评”,是因为我站在操场边,她在操场中央的队列中,我必须提高声音她才能听到。

她果然听到了,但周围其他学生以及其他班的学生也听到了。虽然有课间操音乐,但我气势汹汹,声音穿透力极强。以耿梅为半径,至少周围20米内的学生都听到了我的批评,并转过身去看她。

耿梅一下便处于众目睽睽之下。本来性格温和的耿梅当即便回了我几句嘴。于是,我勃然大怒,用更高亢的声音斥责她:“你怎么连一点自尊心都没有?”

现在想起来,第二句话与其说是在批评她违纪,不如说是在捍卫我作为教师的尊严,因为我一个小伙子居然被一个小女孩当众顶撞,太丢人了!

这才是我那一刻的真实心理状态。

当时我也的确把耿梅“收拾”下来了,把她的“嚣张气焰”打了下去。虽然她的表情明显不服气,但至少嘴巴闭上了。

两年后毕业前的最后一天,我让即将离开我的学生给我写信提意见。耿梅的信写得尖锐又诚恳。她说的正是两年前在操场被我高声呵斥那件事:“当时我不认真做操的确错了,您批评我也是应该的,但您不应该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呵斥我,后来还骂我‘脸皮太厚’,当时我真的有一种羞辱感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今天,李老师让我提意见,我希望李老师以后批评犯错误的同学,能够注意方式和语言。”读了这封信,轮到我“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”了。我想,如果时光倒流,回到两年前那一刻,我还是会批评耿梅的,但我会走进队列,来到她的身边,小声地批评她:“为什么一边做操一边说笑?请认真做操!”这样,既批评了她,又没损害她的尊严。

30多年后,在广州工作的耿梅回四川看我。我拿出了珍藏的信,说:“这封信,我已经写进了《做最好的老师》一书。感谢耿梅教我当老师!”

2012年的一天,我在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当校长时,一个男生在课堂上违反纪律被年轻女教师批评,这个男生公然辱骂女教师。

在我看来,如同孩子的尊严必须维护一样,教师的尊严也同样不可侵犯。我先把这个男生请到办公室,严肃而耐心地跟他谈了整整一个中午,最后他诚恳地表示错了。后来,他主动向那位女教师承认了错误,并道歉。

但这事还没完。为了教育全校学生,我决定让犯错学生在全校师生面前道歉。他犹豫片刻,表示同意。可他的“犹豫”让我想到,孩子毕竟是未成年人,哪怕是犯了严重错误的学生,也要考虑他的自尊心。

第二天,面对全校3000名师生,我匿名宣读了犯错学生的道歉信。这样,既教育了全校学生,又保护了孩子的面子。

前后30年,同样是批评犯错误的学生,做法却不一样。第一次批评了学生的错误同时又损害了学生的尊严;第二次批评了犯错误的学生但维护了学生的尊严。

雨欣老师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?

你的朋友 李镇西

来源:澎湃新闻

温馨提示:若文中所含附件无法正常预览或下载,建议使用其他浏览器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