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页

教师已成为最忍辱负重的职业

华图教师网 2021-04-05 09:46

关于焦作女教师姚燕燕职评事件的讨论越来越热烈,触动了更多老师的神经。这是一次偶然事件,也是发展的必然。

我认识的一位老师98年参加工作,06年评上中级职称,迄今为止高级职称一直没有评上,只能等待25周年或30周年政策的倾斜。

从职务层次上看,能够评上高级职称的担任领导职务的所占比例居多,其次才是优秀教师;从时间跨度来看,仍然是担任领导职务的居多,优秀教师次之。

每个地区评审规则不同,但结果大体相同。教学水平、业务能力、荣誉、民主评议等各项环节的测评都有一定的主观性。单拿荣誉来说,需要在中级职称到高级职称这一个周期内获得。教学荣誉需要教师具备真正的教学水平,获得优秀成绩,但能拿到县级荣誉的则是万里挑一,不是每一个优秀教师都能获得。综合荣誉是对教师的综合考量,实际上更是对教师一种人际关系的考量,低头教学获得优秀成绩的能够获得,但优先的依然是担任领导职务的,这在很多地区是普遍现象。更有趣的是,有些地区的荣誉是不透明的,只有到了职称评审时,才知道有某些荣誉的存在。

对于普通教师而言只能望而兴叹。而对于优秀教师和普通教师的界定也是模糊的,实际上大多学校,尤其是农村学校的教师地位都是一样的,不同的暗规则,荣誉的多寡在于一个教师是否担任班主任,是否担任主科,是否担任领导职务。

长期的教育系统内现状,形成了教育系统独有的规则,所有教师生存在这个框架之内,与外界的生存法则,与越来越健全的法治社会脱钩。老师们也习惯了这种生存方式,一部分是角逐的战场,一部分是劳耕的农场。

 

 

温馨提示:若文中所含附件无法正常预览或下载,建议使用其他浏览器打开